從座前屏幕知道飛機正越過峇厘島上空,標示阿貢山的位置像團活火似地灼燙著她的眼睛。

閉上。黑暗中感受飛機穿越氣流所產生的微微晃動,她緊握男人的手,而他卻動也不動的持續沈睡著。

她突然想起那年本想到峇厘島散心,卻剛好發生恐怖襲擊,父親看CNN後便漏夜從巴生打通電話到悉尼,“囑咐”她千萬不要去,一年之內都不可到那裡!說話語調直像以前坐在肉骨茶檔時的霸氣,就是一你接受,不然就拉倒。

中學時候,她有個外號叫肉骨茶后,無關肥瘦,只因從小開始,父親每個清晨在送她上課前都帶她去吃碗肉骨茶,十二年如一日,同一檔口,同一座位,從沒變過。偶爾,她向父親提議說到隔壁去吃潮州魚丸粉或排骨王,父親總是一口拒絕,說肉骨茶才是巴生人的早餐!

她鬆開男人的手,男人似乎沒察覺。她想,如果當年不是一碗肉骨茶,他們也不會走在一起吧!她對肉骨茶雖然不能說是到了憎恨程度,但再也沒有一個名詞讓她下意識急著想要逃離的了;而男人卻在她初到澳洲求學的一個寂寞寒夜裡,特地煮一碗熱騰騰的肉骨茶送到她宿舍,只為了她在迎新會上告訴他來自巴生。

後來他們相戀,結婚,定居澳洲,十多年過去,肉骨茶反而成了男人的最愛。起初倒是為了依戀那份被寵愛的感覺,沒向他表明肉骨茶對自己的另番“情意結”,而他卻似乎過於愛屋及烏,只要有空就親自下廚,藥材成份加加減減,一再嘗試,就像他整天躲在大學實驗室裡帶學生做化學研究那樣,生活就只有各種元素的組合與分解,你說單調他卻樂在其中!

她倏然感覺到那種急著逃離的慾望,在結婚多年後又活生生的回來。

那年她還是去了峇厘島,跟公司裡的另個男人。

記得那晚他們簡直玩瘋了,說要把庫塔海灘一帶的酒吧給逛完,搖搖晃晃走在鬧熱人潮,一時有種說不出鬆綁的愉悅與自由。夜色中依稀回到旅館,一場歡好後,那男人柔情地舔著她背脊上的汗珠,恍惚地說:怎麼嗅到中藥材的味道呢?

閉上眼睛,淚水不禁流淌下來,想起早上他們登上布沙基寺,那男人指著遠處的阿貢山說:沈寂了3,40年的活火山啊!不曉得何時再會爆發?

她下意識又抓緊男人的手,見他仍呼呼沈睡。這次回巴生奔喪,她萬萬料想不到與父親見面沒幾次的他,竟哭紅了眼。喪事辦妥後,許是從母親那裡打聽往事,第二天男人便神秘兮兮說要帶她重回舊地,可是那肉骨茶檔早已不知去向………。

峇厘島地圖已從座前屏幕上漸漸消失。男人腕上仍停留在大馬時間,她脫下自己的手錶調快兩小時時差,不動聲色。

老手秘方肉骨茶


http://www.got1mag.com/blogs/kimcherng.php/2007/12/04/e_eoue_pe_afceo_amp
創作者介紹

老手秘方肉骨茶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